当前位置:主页 > 房产 >

胡雪岩的为人之道

发布时间: 2017-12-19 16:49 来源:网络整理

  胡雪岩有一句非常通俗形象的名言——“烧冷灶”。烧冷灶就是当看到一个人不得志的时候,就给他帮助。

  如果胡雪岩只是安于掌管阜康钱庄,没有其后的人生际遇,那么历史上也许就不会留下这位红顶商人的名字了。

  胡雪岩一生最大的转折就是遇到了王有龄。

  王有龄,字雪轩,福建侯官(今福州市区)人。在道光年间,王有龄就已经捐了浙江盐运使,但无钱进京。胡雪岩慧眼识珠,认定其前途不凡,于是私自挪用收回来的钱庄死账,资助了他五百两银子,使他得以进京捐官补了实缺。后来王有龄在天津遇到故交,侍郎何桂清,经其推荐到浙江巡抚门下,获得了浙江海运局坐办的实职。王有龄发迹后并未忘记当年胡雪岩的知遇之恩,他们两个官商合作,从此飞黄腾达。

  培植势力

  在明清两朝,北方所缺的粮米,均是由鱼米之乡的苏杭地区通过运河运往京城的,这被称为“漕运”。

  何为“漕帮”?其实“漕帮”是我们民间的俗称,用运河水路来运输谷物称之为“漕”,“漕帮”就是以运河水上运输工为基础而形成的一个帮派。

  “漕帮”控制着运河水上运输,他们人多、船多、势力广、声势大,一旦“漕帮”不动,百姓的吃喝,各省的年粮、军饷马上就会不继。所以,清末各地官府,甚至漕运总督都不敢轻看“漕帮”,无不让“漕帮”三分。

  当时太平天国在南京定都,连年战事把大运河这条生命线切断了,漕运常常阻塞,造成运粮误期,于是朝廷下旨改漕运为海运。海运局衙门便是专为漕运改海运而设立的,“总办”由藩司兼领,相当于局长;“坐办”还算不上局长,却是主持实际工作的人。

  王有龄上任浙江海运局坐办,统管浙江全省的粮食经海路北运。粮食从杭州拱宸桥乘船往南,出杭州湾运到上海去,或者往北经由松江运过去。几十万斤的粮食,这样的船运多慢、多累!胡雪岩想出一个主意,说两手空空就可以解决。王有龄不理解,怎么两手空空可以解决呢?胡雪岩常年在钱庄,熟谙资金流通的理念,他说:粮食不用运过去,到上海可以用钱买粮食。他知道松江有很多粮食压在那里卖不出去,可以拿着钱庄的银票去买。胡雪岩凭自己的关系,拿了钱庄的银票,到松江把粮食买下,到上海从海路运走,这一下子解决了从杭州到上海的运粮大问题。同时,他也从中得到商机:松江粮食便宜,杭州粮食贵,差价不少,从中可以赚几万元。这样既解决了官方大问题,自己又赚了钱,何乐而不为?

  海运与漕运是相对的,清朝政府大力发展海运,“漕帮”也就会失去当时赖以生存的基础。如果关系处理不好,对王有龄这个海运局十分不利。

  进入“漕帮”,犹如进入了龙潭虎穴,稍不留神,可能性命都得搭进去,因为这是一伙地痞流氓黑恶势力的聚集地。胡雪岩确实深谙此道,挺身而出,一个人独闯“鬼门关”。对于这一段,小说以及电视剧的描写都颇具戏剧性,胡雪岩的胆识与应变能力可见一斑。

  胡雪岩最终成功结交了江南第一大帮“漕帮”(即为后来“青帮”)的首脑,凭着他过人的见识、敦厚重义的性格与运筹帷幄的才能获得敬重,以致“漕帮”上下甚至破格以“小爷叔”称之,要知道“爷叔”是“漕帮”中人对帮外至交的敬称。

  胡雪岩的成功不仅仅是因为他懂得人情世故,编织了自己的一片人情网络,更重要的是他懂得如何利用这些人,达到自己的目的,用现代商业的眼光,这就是一种营销的思路。

  王有龄在胡雪岩的出谋划策和大力协助之下,官运亨通,不仅当上了湖州知府,而且很快又升任为浙江巡抚。王有龄也是有情有义之人,自然要报答胡雪岩,那他到底给了胡雪岩一些什么样的帮助呢?很简单,官府收税,收来的银子不能放在官府,也不能放在自己家中,一定要放在钱庄。而胡雪岩是开钱庄的,王有龄自然会将税银放入阜康钱庄。当时钱庄替官府保管官银,是不必支付利息的,因此这些银子给胡雪岩提供了充足的资金,让他能够更自如地周转,以钱滚钱,发展十分迅速。

  胡雪岩有一句非常通俗形象的名言——“烧冷灶”。烧冷灶就是当看到一个人不得志的时候,就给他帮助,王有龄就是他烧的典型的冷灶。

  经营之道



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