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房产 >

昨天凌晨,胡雪岩的最后传人走了

发布时间: 2017-12-27 11:26 来源:网络整理

2002年,冯根生、鲁冠球、宗庆后三人被评为杭州杰出企业家。

发布会上,鲁冠球说“要造一座汽车城,为每位杭州市民造一辆汽车”,宗庆后说“要成为杭州的李嘉诚”,冯根生说“那些离我太遥远,我只想好好休息”。

时过境迁,鲁冠球造出了汽车,宗庆后问鼎过全国首富,冯根生却于昨天凌晨驾鹤西去。

生前,他曾说自己没有夕阳红,“像奴隶一样工作了30年”。外人则称“他把一辈子都献给了这家企业”。

【1】

1934年7月,冯根生生于杭州,祖父、父亲都是“红顶商人”胡雪岩创办的“胡庆余堂”的老药工。

1949年,小学毕业的第四天,冯根生也去胡庆余堂做了学徒。

穿上祖母一针一线缝制的长衫,冯根生站到了药堂的门口,一块写着“江南药王”四个大字的牌匾下。

祖母反复叮嘱他:穷要穷得有志气,老板给你的钱拿着,别的一分也不能拿。要规规矩矩做人,认认真真做事,多做积德的事,能帮人尽量帮人,千万不可做缺德害人的事。

此后的一生,他都在实践这段话。

解放前,胡庆余堂一年只收一个学徒。解放后,学徒制取消,冯根生由此成了胡庆余堂的关门弟子,也是胡雪岩的最后传人。

3年学徒期间,冯根生将两千多种药材的药性、配对、功效烂熟于胸,其药到病除在杭州有口皆碑。后来,他学徒时的故事,被收录进了浙江的小学课本。

【2】

胡庆余堂收归国有后,冯根生成了体制内的员工。1972年,胡庆余堂一分为二,市区原厂更名杭州中药厂,西郊桃源岭下的作坊升级为杭州中药二厂。

说是二厂,实际是一座破庙,走几步便是坟地。够做厂长级别的干部中没人愿去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“好事”破格落在了只是车间主任的冯根生头上。

一片荒凉中,冯根生走马上任。

第一次召集工人开会时,他就叉着腰告诉大家说,要在“十年内建成国内一流的中药厂”,话音未落,工人们哄堂大笑。

说笑完毕,荒郊野岭,他开始热火朝天。不久,破庙变成了厂房,土路变成了公路,再过不久,这里成了一片蔚为壮观的中药城。

【3】

二厂是国企,但一出生便被扔进了市场的大潮里。冯根生上任时,厂里没有一分钱现金,他向政府借了5000块才发出工资。

如何自力更生,甚至做得更好?

冯根生的答案是,找能人,一起干。

于是,他大胆延揽当时大家避之不及的“臭老九”,费尽心思从全国各处请知识分子。

现北京振国肿瘤研究中心主任王振国,当年因为身份屡遭排挤。受命到杭州搞医药工业调查时,他来到了冯根生的二厂。冯根生看上了他的才华和研究项目,当即“献媚”不止,亲自陪同游览西湖,还当场提出安排住房、安排配偶工作、安排单独实验室,安排几名助手等一系列优越条件。

思考再三,王振国婉拒了冯根生的好意。熟料冯根生却说:即使你不来,需要钱就吱一声,我们支持你搞研究,目的是让全世界认识中药。

这句话令王振国至今感叹冯根生的气魄和远见。

对于费尽心思挖人才、用人才,冯根生的解释是:旧社会有人发国难财,我现在也是在发财,为咱们社会主义发人才之财!

带着这样的信念,冯根生在那个知识分子都是“臭老九”的年代,冒天下之大不韪,不仅网罗了一大批医药专才,还招来机械、化工、建筑等看似和医药不沾边的人才,构成了二厂后来成为最具创新能力国企之一的基石。

1982年,二厂工业总产值跃升至全国业内第7位,固定资产增加了10倍,员工人数增加的5倍,被国家医药管理局列为行业样板厂。

“十年内建成国内一流的中药厂”的“笑话”,转眼成了现实。

【4】

冯根生认为,二厂真正实现原始积累,是在开始搞改革开放试点工作的1984年。

是年,时任杭州市委书记厉德鑫组织人去福州福日电视机厂学习,这是当时最出名的合资企业,效益很好。

回浙后,厉德鑫要求大家向福日学习,冯根生听完后说:要学习,得放权,我们全部实行合同制,可不可以?

当时,全中国都没有一家全部合同制的企业,但冯根生的斗胆要求得到了厉德鑫的首肯,二厂由此打响了改革的第一炮。



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