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际 >

穹顶之下,柴静的调查真相

发布时间: 2017-12-14 17:18 来源:网络整理

柴静又火了。昨天,我特意致电祝贺,想让她谈谈《穹顶之下》创作感想。

意料之中,一向低调务实的柴静,仍然三缄其口。

由于之前编发过柴静的稿件,和她交流较多,每次她都嘱托要保密,回想起一年来的“保密史”,感慨颇多。

尤其是镜头画面里,她的女儿扎着小辫,伏在窗前。

我们的面前是她的女儿,她女儿面前是被雾霾笼罩的世界。显然,柴静找准了时代的痛点。

《穹顶之下》,时长103分钟,我用了一个半小时多的时间看完。

窗外,北京雪后的天空俨然有雾霾色。

感动,震感,一丝淡淡的感伤。我把观感告诉柴静,视觉效果比文本效果要好很多。

昨天的刷屏效应,间接回应了之前她辞职时,舆论好奇的问题:离开央视的柴静还能“看见”什么?

斯蒂芬·金有部同名作品《穹顶之下》,寓意在困境中的挣扎与自救。

或许只有作为知情者,才能更理解柴静的挣扎与自救,以及背后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为了孩子,一个人的雾霾抗争

一年前,和很多人一样,我也好奇,柴静下一步准备做什么?

她说,计划一年的时间,做一部纪录片,想搞清雾霾。

清楚记得,当时她问我三个问题:雾霾是什么?从哪儿来?该怎么办?

我随口回答了几句,看她并不不满意,就解释说这个问题每个人都能谈点看法,想搞清太难了。

她不置可否。我知道,凭我对她的了解,她不可能只是说说而已。

果然,一年之后,柴静归来,带着她自费的深度调查作品《穹顶之下》。

事先,我曾接触过文字版本,看着文档里几十页密密麻麻的文字,大量的专业术语,让人头大的统计数据,图片、视频等各种超文本链接——我很担心,读者会耐着性子看完吗?

柴静说,初稿自己也感到枯燥冗长,“我的初稿写了十几万字,自己都觉得难以招架,要把事情弄明白,就不容易,再要把它说清楚,还要让人看得下去,确实很难。”

她开玩笑说,当时是硬着头皮发稿子给同行让提意见的,觉得能看下去就是朋友了。

微信上的各种评论,让我感到当初的担忧多余。

其实,很多人都好奇,自费百万,公益传播,调查足迹遍布海内外,柴静为什么?

接受人民网采访时,柴静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最初动机,为了孩子——女儿没出世便患有肿瘤,从一出生就接受手术,孩子生病让柴静更加关心健康问题,而呼吸是健康方面最直接的领域之一。

从最初的母性本能出发,一步一步,逐步激发了她内心的职业本能,“照顾她过程中,对雾霾的感受变得越来越强烈,整个生活都被它影响了,加上全社会对空气污染问题也越来越关心。”

柴静的动机,很容易引起共鸣:为了孩子,不再等待,也不再推诿,站出来做一点什么?

事由是一起私人事件,但是关涉公共利益,私人事件如何进行公共表达?

作为母亲,同时作为调查者,柴静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有一些质疑,说柴静有钱,能耗费上百万来拍摄。其实她的《看见》在畅销榜上一年有余,让她有足够的的实力来做这件公益作品。

有人从推出时机、传播技巧等方面来分析这是一次成功营销,但更多的评论说明,是因为我们需要这样的一个柴静。

《穹顶之下》是最能体现互联网思维的一个自媒体样本,而意义远不仅仅在于此。

雾霾三问,谁在阻碍我们呼吸

柴静对我感慨说,从业多年,拍摄过程中仍然有很多触动。

这个稿子是她经历过的最长的一次审订,基本上每个领域的专家都要发去审校,光PM2.5动画那个文字,就发给国内外这个领域的五位专家校订,再给环境保护报道领域的记者同行、科普工作者看。

雾霾之害,究竟几何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印象、感受和理解。

柴静有自己的方法,她背着仪器,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人体实验,试图分析呼吸成份,拍摄肺部深处碳素沉淀的后果,让大家看见“雾霾是什么”?

很容易让人想起10年前,非典病房那个瘦弱的身影。

事实上,这两年,关于雾霾的调研很多,官方的,民间的,有大量的数据和案例,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个人调查?

显然,目前的调查结果还无法解答柴静所有的疑问,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调查,能有新的发现,看见别人看不见的真相。

为了解答自己关于雾霾的疑问,柴静遍访国内外多家研究大气污染的学术机构,专程到一些污染严重的现场调研,接触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、发改委能源所、工信部产业司、环保部等职能机构,也寻访伦敦、洛杉矶那些曾经被污染所困的城市,想找到破解之道。



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