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 >

武汉市说话用字调查(下)

发布时间: 2018-01-06 09:34 来源:网络整理

湖北日报记者晓方  通讯员向家文  实习生丁黎 刘轩 郝涛

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》颁布近3年,连日来,记者走访武汉三镇街头,调查的结果与“说普通话,用规范字”的要求尚有距离。

比如部分题字、门面招牌、企业标志等,还存在着一系列不规范用字现象。这主要表现在:  
一是滥用繁体字。有些人在报纸、荧光灯广告、街头的标语牌、广告牌上,都喜欢用国家已经简化了的繁体字,有的人还认为写繁体字是为了适应对外开放的需要,为写繁体字推波助澜。二是乱造简化字。有些人在大众传媒、企业、商店的牌匾、商品广告、包装品上常用不规范的简化字,甚至别出心裁地乱造简化字,五花八门,令人眼花缭乱。三是随心所欲地写错别字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,遇到没有把握的字和不会写的字,便用同音字或音近、形近的字代替,使社会文字水平明显降低。

半中半英惹麻烦

为了更好的将武汉推向世界,武汉市的不少标志、路牌采用了中英文对照的形式。但是,由于某些用法的不规范,往往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记者在武汉市的江汉路发现,指引路牌上写着中文“江汉路”,下面是汉语拼音“jianghanlu”。但是在江汉路另一处的汉语拼音却是“jianghanroad”。经常到江汉路步行街游玩的华中科大留学生琳达告诉记者,她们这些留学生容易闹迷糊,不知道到底是汉语拼音还是英文?

化简为繁以为美

在省政府附近的中国银行、上海浦东发展银行,其中“国”、“发”两字就写成“”“”繁体。而在武汉广场七楼的游乐场,写着“红帽象”与“宏懋象”这两种音同字不同的名字。还有如“真丝”“来”等某些商品产品的名称,无一例外的都夹杂着繁体字在里面。这些地方大多认为写繁体字是“有学问”的表现,可以吸引更多的眼球。其实这种看法相当幼稚。写繁体字与“有学问”之间不能划等号。关键在于繁体字应该用在什么场合,用得其所。如果弄不清汉字的繁体与简体的关系,见到简化字就有意自作主张地将它改成相应的繁体字,结果难免出错误。例如“皇后”这样一个比较常见的词,有人认为这个“后”也是由“後”简化成的,于是随心所欲地写成“皇後”,闹了笑话。又如街上许多发廊,往往容易写成“廊”、“廊”,这些都是不对的。连一般人不会写错的字都写错了,恐怕只会出丑闹笑话来吸引人吧?

当然,也不是所有的繁体与异体字都是不规范用字。不规范的汉字主要包括已被简化的繁体字、已被淘汰的异体字、错字和别字等。但在以下情况下可使用繁体字和异体字:文物古迹;姓氏中的异体字;书法、篆刻等艺术作品;题词和招牌的手写字;注册商标等。

太过简单闹笑话

在中山大道的路上,记者发现电缆的盖子上铸着“武汉市建设局”几个字,可其中“建”字简化得不能用电脑打出来。还有一些餐饮行业将鸡蛋写成“鸡旦”,“零”写成了“另”,“萝卜”写成了“罗卜”等等。仅仅就是为了图一时的方便,就胡乱简化起来,甚至搞起了“发明创造”。例如:并(饼)干、青交(椒)、(面)包、上娄(楼)、兰(篮)球等。这种“自造字”的存在和运用,实是一种干扰汉字规范化的消极现象。

计量单位不统一

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,人们对计量单位名称用字相当混乱,有些人用“英尺、英寸、英亩、盎司、千瓦”等来表示相关的计量单位名称,使人们在交际中造成混乱,甚至在工作中造成差错和失误。还有些计量单位名称,人们口头上称说时是双音节,如“英尺、英寻、加仑”等,可是书写却用的是一个字,如“”等,这就造成口语和书面语的不一致、不协调。

为了使人们更加顺利地进行交际,实现口语和书面语的一致和提高工作效率,就必须对汉字体系中的计量单位名称用字加以规范,统一计量单位的名称和用字。

错字别字太不该

高校、党政机关和新闻媒体等是推行规范汉字的榜样,可有时候也出现错字别字,误导受众。例如前段时间,一些高校、新闻媒体时常出现:把“缘分”写成“缘份”、“竞争”写成“竟争”、“噩梦”写成“恶梦”、“遥控”写成“摇控”,还有的把“鱼竿”写成“鱼干”、“师徒”写成“帅徒”、“完形填空”写成“完型填空”的。一些报刊上总是容易把气温写成“多少℃度”、“不食人间烟火”写成了“不识人间烟火”。

两者相争起纠纷





搜索